1. 首页
  2. 聚焦家电

家电行业抢入房地产近30家大公司忙逃离—万维家电网

  这像是一座围城。城外的人想进去,城里的人想出去。

  过去,机会主义盛行的房地产业,被视作暴利行业,谁都想来快活一把金。然而,受调控影响,房地产行业的市场波动,也让一些企业不寒而栗,打算解散。许多“涉房”企业的再融资计划纷纷受到影响,也加快了这些企业离开了房地产。

  正略钧策管理咨询合伙人薛迥文在拒绝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回应,很多企业被利润吸引,进入房地产行业,并没有长期的战略,只是作为一项投资行为;离开了也同样存在着必然性,要么是在房地产行业中碰壁,要么是找到了主业的机会。

  房地产利润的虹引力

  12月7日北京CBD中服地块的第二轮竞标,吸引了药业、纸业、金融业等众多行业的公司。多达,近5年间从商房地产的上市公司不出50家。海航置业的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高层曾向本报记者感慨,现在什么人都想来做房地产,做家电的、做纺织的、卖药的。

  薛炯文指出,众多行业中,家电行业的企业从事房地产开发,可以移植品牌。例如,海尔、格力、长虹等公司,可在地产行业发挥制造业的优势。但这些企业共同面对的问题是,地产行业的管理水平较低。家电行业的思维定势是产业化、标准化,高度集团的管控体系。但这些经验却无法完全移植到地产业中。

  不过,一些家电类背景的地产公司已获得较好的业绩。

  四川长虹(600839.SH)早在2005年底就设立了四川长虹置业有限公司。2006年底,四川长虹开始进军房地产,将原先的工业土地转变为住宅用地,并在2007、2008年数次对长虹置业注册资本,增大对房地产开发的力度。海尔也是较早转入房地产业的家电企业。2010年销售额将超过70亿,企业的版图也从偏安青岛一隅,构建重庆、太原、济南等十余座城市的扩展。除此之外,康佳、春兰等公司也纷纷进占房地产。

  在进军房地产的企业中,还云集着一大批纺织企业。作为老牌服装制造业公司雅戈尔(600177.SH),2007年以14.76亿元拿下在杭州的首个地块,手玉女地王高调进入杭州地产界,到如今,已经累计研发各类物业300万平方米。

  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副会长王天凯曾在浙江举行的“2009~2010年度中国纺织服装企业竞争力500强发布会”上,不点名抨击雅戈尔等企业斥“干纺织太艰辛”,大量转入房地产、资本市场和资源性行业。在纺织服装行业利润率不足6%的大背景下,房地产业务净利润已超过纺织服装业务净利润一倍以上的雅戈尔,与鄂尔多斯、红豆等传统纺织服装业一起,被列为“不务正业”之列。

  江苏红豆实业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05,282.70 万元,房地产和物业收入占到到全部收入的25.9%左右。

  分析指出,中国制造业长期以来的“代工”角色,使之能投放到研发的资金少之又少,构成一个恶性循环的模式,长期以来的“积贫积弱”更让中国家电制造业难以更上一个台阶。一般制造业利润在3%至5%,研发交还成本至少3年至5年,而房地产利润至少在10%以上,3年左右就有报酬,在这样严峻形势的胁迫下,很多企业,不得不进入地产等利润更为可观的行业,以此作为平衡投资的一个手段。

  挤压房地产

  亦有一些企业踏上逃出之路。

  9月底,房地产的二轮调控措施之前,金种子酒(600199.SH)、东方宾馆(000524.SZ)、江苏吴中(600200.SH)、新希望(000876.SH)等一批上市公司,相继决定出让或出售房地产业务。

  早在9年前,新希望耗资30亿元投向地产,大举屯兵上海,之后的几年时间里,其房地产收益一度多达“饲料”的利润。但在今年9月份,新希望公布重组公告,宣布现金出售公司的房地产业务,全面撤离房地产市场。

  2004年和2006年,新希望先后发起组建两家房地产公司。在大多数房地产开发商数钱都忙不过来的时候,2008年-2010年6月,一家公司累计亏损52.1万元,一家公司总计净利润5620万元。转型后的新希望主业回归农业。

  分析指出,新希望的撤走还有政策因素。10月15日,证监会在其官方网站公布了“暂停房地产企业重组申请”消息,明确表示目前已暂缓法院房地产开发企业重组申请;对已法院的房地产类重组申请人,将征求国土资源部意见。

  同样是9月,国栋建设(600321.SH)宣告,为专心于高端纤维板主业,公司今后会以任何方式直接或间接取得房地产开发资质,会以任何方式直接或间接投身于房地产开发业务。离开房地产业的态度异常极力。

  11月份以来,又有通程控股(000419.SZ)、酒鬼酒(000799)、獐子岛(002069.SZ)、合肥百货(000417.SZ)、三特索道(002159.SH)等几家上市公司,也发出剥离房地产业务的公告。

  薛迥文总结说道,房地产行业是资金密集型企业,很多企业转入房地产行业有偶然性因素,手头的现金比较多,主业吸收不了如此多的资金。这些转入的企业并没地产企业的市场敏感度和专业化程度,大多也将工程外包过来。房地产专业门槛越来越低的情形下,许多企业难以忍受调控给房地产市场带来的业绩波动。